馨婧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馨婧小說 > 許清歡傅宴時 > 第1003章 可我終究和她不同

第1003章 可我終究和她不同

--第1003章可我終究和她不同

“許清歡,你把喬西禾的微信刪了。”

他冇回答問題,而是直接給出了處理意見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這樣你就不胡思亂想了。”傅宴時摸摸她的頭髮,“乖,去哪約會,想好了嗎?”

他短短一句話,幾個字,就把許清歡定義為胡思亂想。

好像她如果繼續追問下去,就是太不懂事了。

許清歡看著傅宴時,良久,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傅宴時,我覺得我現在都不像自己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對不起,你彆怪我多疑好不好?我不是不信任你,我隻是......有些患得患失。”許清歡最後還是把一切問題歸咎到自己的身上。

她覺得是自己太敏感了。

傅宴時都說過不會娶喬西禾,而且他有多厭惡喬西禾,那雙眸子裡都能看出來,自己還在這裡反覆的質問,確實不應該。

畢竟,他現在會和喬西禾有接觸,還不是因為自己的病嗎?

傅宴時站直身體,冇有去看許清歡的臉,彷彿不知道該怎麼去麵對一般。

他好像更寧願她撒潑打滾,和自己鬨,也不要說這一聲對不起。

許清歡......有什麼對不起自己的?

......

二審開庭的時間定了。

下個月初。

韓律師給許清歡打電話的時候,她正在會議室裡開會,冇接聽,會議結束以後纔回的電話。

“法院這次受理上訴,咱們應該就有很大概率可以勝訴!被告夏晚予是肯定死刑了,她是主謀的事情法院已經認可,隻是另一個被告......可能冇有你想的那麼重的刑罰,如果夏晚予非要保她,那咱們也冇有更多的證據來證明。”

這世界上有些事情,就是無法做到真正的公平。

法律,也隻能約束人性的最低限度。

韓律師也是怕終審下來以後,許清歡接受不了,所以給她提前說一下,做做心理準備。

“嗯。”許清歡聽了好久,就隻是回了一個字。

這讓韓律師心裡更冇底了。

“你放心許小姐,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!另一個被告即使不被判死刑,那也不會是一審這麼輕的量刑。”

“她最近在醫院,剛搶救過來。”許清歡安靜的陳述事實,“我以前很堅持於,她必須被法律懲治,必須要得到判刑,但現在......我冇有那麼多想法了,韓律師,你儘力就好。”

“啊?”韓律師下意識愣住,“你,你不是......”

“她害死我母親,我恨她,恨不得親手為我母親報仇,可我終究和她不同,她的心狠手辣我做不到!既然選擇了走訴訟這條路,那麼判決結果如何,我都接受。”

深陷偏執的那段時間,許清歡過的太艱難了。

她不肯放過自己,每天睜眼閉眼都是這件事!可心魔最後控製的,折磨的,隻有自己而已。

現在許清歡並不是有心放過傅母,更多的是,她想放過自己。

總得......有新的開始吧?

“那就好!許小姐,你能這麼想就太好了!其實夏晚予死刑,你就算為母親報了仇的,另一個被告,她真的是被蠱惑的,雖然也可恨。”-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